和富二代app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一世葬,生死入骨最新章节!

第二日,飞盾同流星无功而返,他们毫无目的的在外面找了一夜,此时正在回桃花山庄的路上,二人有些心绪不宁。

“飞盾,说无鱼是不是被曼陀罗宫的人给骗了?说不定雷少爷还被关在曼陀罗宫里呢!”

“无鱼办事不会这样疏忽的,雷少爷或许受了重伤,回来的途中晕倒在哪里也说不定!”

“可我们沿着曼陀罗宫到洛阳城里的方向都找遍了,也不见雷少爷的身影,他会去哪里呢?”流星叹了口气,“此事祸端也是由那个东方闻思而起,若不是她,雷少爷怎么会出事呢!”

“小姑娘也是好心,还特意跑来桃庄转告雷少爷白之宜要害他们三兄弟的消息,魔宫之人像她这么善良的可是少见啊!”

与此同时,另一边,三五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在进城时,准备去小解,意外地发现旁边的林子里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。

其中一个乞丐只觉得此人眼熟,尚且还有呼吸,便急忙抬着人去了丐帮总舵,顺便去医馆请来了一个大夫。

闻且一眼便认出这个伤势严重的少年就是皇甫雷,顿时紧张起来。

那大夫见状束手无策,毕竟这大夫只会看一些普通外伤,以及风寒症状的病,这样的伤势他又哪里会医治,只说了句另请高明便离开了。

闻且急忙背起皇甫雷,对着马麟成“说”道:“要赶快把皇甫雷送回桃花山庄,盟主会请来最好的医师来医治皇甫雷的!”

闻且背着皇甫雷,同马麟成一同赶往桃花山庄,路上也刚好与飞盾和流星不期而遇。

初秋枫叶树下的清纯美女唯美写真

马麟成简单的将在林子里找到皇甫雷的事讲与飞盾和流星听。

飞盾见此,急忙说道:“流星,护送他们回桃庄,我去请殷先生!”

就这样,流星带着闻且、马麟成回了桃花山庄,飞盾自知皇甫雷的伤势恐怕只有赛华佗殷储能医治了,这才急忙去请的。

这一下子庄里又是翻了天,听说皇甫雷受了重伤,被人在荒郊野外找到的,所有下人都传开了,议论纷纷,也有人来通报李叶苏,李叶苏昨夜一夜未睡,凌晨的时候刚小憩一会,就听到这个消息,连妆容都不整理了,就带着一张憔悴的脸跑去了星天战。

一见到自己最疼爱的儿子,此刻正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,昏迷不醒,李叶苏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,她跌跌撞撞的跪在床边,手在皇甫雷的脸上颤抖的想要触摸却又不敢触摸:“雷儿,我的雷儿,怎么成这个样子了?”

“二夫人,雷少爷不会有事的,飞盾已经去请殷先生了!”流星安慰道。

皇甫青天背着手臂,极其严肃的站在床边,看他的眼睛泛着红,想必也是昨夜一夜未睡,这一见到小儿子伤成这个样子,心里又岂会好受:“如果雷儿有事,我定要所有曼陀罗宫的人陪葬!”

一听这话,李叶苏更是哭得撕心裂肺了:“不会的,不会的,雷儿不会死的,快醒醒,雷儿,看看娘啊,娘以后再也不惹生气了,只要平安无事,娘什么都听的好不好?”

庄儿此时此刻也是忍不住,哭得抽泣起来:雷少爷,二夫人不能没有,庄儿也不能没有雷少爷啊……

此时,殷储已被飞盾带到星天战,而皇甫风、江圣雪、皇甫云、常欢、武义德都听得消息相继来到了星天战。

殷储也来不及与皇甫青天说话,便直接走去床边,查探起了皇甫雷的伤势,顿时面露诧异:“原来是这样,盟主,雷少爷是被骨钉封住了穴道,身每一处的穴道都被钉了一颗骨钉,以此让雷少爷使不出内力,血液也以最缓慢地速度往外流,也没受其他的伤,只要拔出这些骨钉,雷少爷就不会有事了,但是这些骨钉都已经刺进肉里去了,需要一位武功高强的高手,帮我一起用内力逼出这些骨钉!”

“我来!”皇甫风和皇甫云异口同声的说道,并且也极为默契的都往前走了一步。

“二弟,现在的身体动用太多内力恐怕吃不消的,还是我来吧!”

“不要争了,我来,们都出去吧!”皇甫青天说道。

李叶苏也知道他们要给皇甫雷疗伤了,所以也没再胡闹,由着庄儿扶起也在门外随众人一起等候了。

武月贞见李叶苏一直在哭,便走上前去,想要握住她的手:“叶苏,别伤心了,雷儿他已经没事了!”

哪知李叶苏一把甩开,用力的推了武月贞一下:“少猫哭耗子假慈悲了,不是巴不得雷儿出事嘛!”

妙儿一直跟在武月贞身后,她及时的扶住了武月贞,却也险些没站稳,可见李叶苏使了多大的力气,便一时气不过,还未等武月贞说话,妙儿就说道:“二夫人,您别太过分,庄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关心雷少爷,您不要以为大家都不待见您,就都不待见雷少爷了!”

“妙儿!”武月贞哪里想到妙儿这么直言直语,急忙呵斥道,“休得胡说!”

“夫人,妙儿有没有胡说,您心里清楚,您甘心被二夫人误会,被二夫人欺负,可我看不下去了,您不能一直被她误会,被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您昨夜和老爷因为担心雷少爷一夜未睡的,可她却说您猫哭耗子假慈悲,妙儿又岂会看得下去?”

“武月贞,看看教出来的好丫鬟,私下里没少跟她说我的坏话吧,这会自己顾忌着面子,假装一个面慈心善的大夫人,借着的丫鬟之口,来数落我的不是?”李叶苏冷哼道。

武月贞沉声道:“我武月贞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对如何,该很清楚!”

“我是不受待见,最起码我李叶苏是个真小人,从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,可武月贞呢?就是个两面三刀的女人,可没少当着老爷的面说我的坏话吧,我是妾没错,可是自从我做了妾的那一天,就一直独守空房到今天,这都要怪从中作梗,武月贞!”

妙儿本就生气李叶苏三番五次的对武月贞出言不逊,方才推武月贞的那一下又使了那么大的力气,这一听李叶苏又说自己独守空房,却冤枉武月贞从中作梗,更是难以忍受了:“二夫人,您当初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让老爷娶了您,您心里明白,自己不反省,还总以为别人在害,您这样既可怕又那么有心计的女人,还想要老爷临幸,老爷又是何等英明?您当老爷什么都不知道吗?真是可笑!”

此话一出,不仅李叶苏愣住了,武月贞愣住了,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愣住了。

所有的不堪都像是做梦一样闪现在李叶苏的脑海之中,她气的浑身发抖:“死丫头,再说一次!”

武月贞回过身,一巴掌打在了妙儿的脸上,呵斥道:“妙儿,还不快给二夫人道歉,主人家的事,轮得到这个丫鬟来说三道四吗?”

妙儿是第一次被武月贞扇耳光,她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不敢置信的看着武月贞,一向坚强的她此刻也是红了眼圈:“夫人,我是有错,我也一直都很守规矩,她李叶苏针对了您十几年了,您从不说一句她的不是,也从没在老爷面前说过她的坏话,妙儿今时今日是一时气糊涂了,才说了这些为夫人打抱不平的话,如果您觉得妙儿做错了,妙儿也心甘情愿的受罚!”

“妙儿,一向识大体,怎么今个像中了邪似得?雷儿还在里面疗伤呢,大家都心急如焚的在这守着,区区小事,过去了就罢了,偏偏却惹是生非,有什么资格指责二夫人呢?”武月贞从未打骂过妙儿,可是眼下妙儿确实太过冲动了,自己不这样做,李叶苏更是要闹翻天的,只有让妙儿受些苦了,此事才能过去。

“是,妙儿知错了!”妙儿将头扭向一边,委屈至极。

“还不快向二夫人道歉!”武月贞也是痛心疾首的说道。

妙儿对着李叶苏,心不甘情不愿的俯下了身子:“对不起,二夫人!”

“跪下!”武月贞也不忍去看妙儿那颤抖的身子了。

妙儿咬紧了嘴唇,扑通一下子跪了下来。

皇甫风和皇甫云彼此对望一眼,甚是同情和心疼,妙儿从小就跟在武月贞身边了,也一直都像他们的姐姐,平日里,风云二人也都很尊敬妙儿,妙儿虽是丫鬟,可也是个要强的姑娘,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在李叶苏的面前,一定委屈死了。

“武月贞,我跟没完!”李叶苏狠狠地白了武月贞一眼,看向妙儿,“我就算是妾,也是这个家的二夫人,方才对我不敬,我要罚,可不服?”

“妙儿不服,但是认罚!”即便是如此,妙儿也依旧嘴硬。

这更让李叶苏火气冲天:“跪祠堂,三天不许吃饭,什么时候等我气消了,什么时候起来!”

妙儿愤怒的看向李叶苏,武月贞也没想到李叶苏会这么做,说道:“叶苏,这恐怕不太好吧!”

“不太好,是吗?庄儿,也来骂大夫人几句,谁要敢罚,我就是死,也跟她拼了这条命!”李叶苏说道。tqR1

皇甫云再也沉不住气了,方才她伸手推武月贞的时候,皇甫云就已经心有不快了,说道:“二娘,得饶人处且饶人,况且,妙儿姐姐之所以顶撞了您,还不是因为您先冤枉我娘的!”

“呦,欺负我儿子在里面生死未卜,我在这个庄里不受待见是吗?武月贞,教出来的丫鬟和儿子都不一般啊,都不把我这个二夫人看在眼里啊!”

“您少说两句吧,还有外人在呢,您不嫌丢人,我们还嫌丢人呢!三弟还在里面疗伤,您还有心情吵这些家长里短的事吗?”皇甫风也忍不住说道,不顾江圣雪在旁边拉着他的衣角叫他沉住气,不要跟李叶苏顶撞。

“好,皇甫风,皇甫云,咱们走着瞧!”李叶苏无言以对,更是对皇甫风和皇甫云二人怀恨在心了。

武月贞顿觉头疼不已,她看向妙儿,说道:“二夫人的话没听见吗?还不快去祠堂?安管家,这几天来看着妙儿,她若是敢坐一下,便打她一鞭子,她若是敢偷偷的吃一口饭,就掌她的嘴!”

妙儿含着眼泪起身跟着安管家离开了,武月贞冷冷的看向李叶苏:“满意了吗?”

李叶苏冷哼一声,没有再说话,可是心里却狠狠的说道:武月贞,今日让我在这里所受的屈辱,他日,我定加倍奉还于!

而此时,门开了,皇甫青天叫大家进去:“雷儿已经没事了!”

闻且和马麟成看了半天的热闹,本就尴尬,一听说皇甫雷已经醒了,便匆匆的告了别离开了桃花山庄。

“好在雷少爷送回来的时候一息尚存,也好在雷少爷命硬,这要是换做别人,别说一夜,恐怕几个时辰后也就一命归西了!”殷储说道。

地上尽是密密麻麻血粼粼的骨钉,细小而锋利。

春映和秋映也急忙打了盆热水过来,给皇甫雷擦身,换了件干净的衣裳。

李叶苏坐在床边,紧紧地握着皇甫雷的手,低声哭泣着,也宣泄着刚才所受的屈辱。

“骨钉虽不会让人有生命危险,可也是习武之人难以承受的痛苦!”皇甫风说道,“三弟很有骨气,想当年,我也是受过这骨钉之苦的,知道其中滋味!”

“雷表弟没事了就好,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?”武义德问道。

“随时都能醒过来的!”殷储说道,“这些药每隔两个时辰就煎一副给雷少爷喝,以雷少爷的体质,不出五日,定能大或痊愈!”

皇甫青天终于有了些笑模样了:“殷先生,谢谢,老夫定当重金答谢!”

“盟主客气了不是?咱们什么交情了?这重金答谢还不如往我家里送两坛桃花酒酿来得实在!”

“哈哈,殷先生还是那么贪酒!”

殷储埋怨道:“都怪那个容恒,十几年前跟我喝过一次酒,自此他消失了,我却染上了酒瘾,盟主也不嗜酒如命,平日里我就只好一个人在家喝闷酒了!”

“不如明日我设酒席,陪喝个一醉方休!”

“还是改日吧,雷少爷才刚好,不宜热闹!”

“也是,雷儿天生好动,喜欢凑热闹,就怕他也要吵着来喝酒!”皇甫青天笑道。

“哈哈,雷少爷这性子也是讨人喜欢啊!既然没什么事了,我就先告辞了!”殷储笑道。

“飞盾,送殷先生!”

“爹,我刚好要出庄,我来送殷先生吧!”皇甫云见皇甫雷已经平安无事,脱离危险了,才放下心来,决定出去继续办自己的事。

皇甫雷一直处在昏迷之中,大家都没有出去,一直都在房间里等他醒来。

“闻思……东方……闻思……”仔细一听,才发现,昏迷之中的皇甫雷一直再叫东方闻思的名字。

众人都陷入了沉思,各个都行走江湖,经历了那么多事,一个情窦初开的年纪的少年,昏迷之中还一直念着一个女子的名字,这其中说没有事,又有谁会相信呢?

“我也……喜欢……等我……等我再强大……一些……就能……保护……了……”皇甫雷断断续续的说着这些话。

李叶苏听了,顿觉又恼又气,更觉得不堪,比方才妙儿当着所有少爷、客人、下人的面,说自己用卑鄙的手段做了老爷的妾时还要难堪。

不禁大骂起来:“这个小兔崽子,平日里满口胡言乱语的也就罢了,这在睡梦之中还说些胡话,真是孽障!”

“看来雷少爷同那个小姑娘的交情,可不是朋友那么简单啊”流星忍不住说道。

“这都是我教出来的好儿子!”皇甫青天冷哼一声,离开了房间。

“青爷,别听流星胡说,或许只是雷少爷重情重义!”飞盾也急忙跟了出去。

流星撇了撇嘴也跟了出去,还低声嘟囔着:“我哪里是胡说?那个小姑娘明知她是曼陀罗宫的人,还敢来桃庄通风报信,这就是不简单啊!”

看到皇甫青天也不等皇甫雷醒来,就气得走了,李叶苏更是委屈和愤怒:“雷儿,喜欢谁不好,偏偏喜欢魔宫里的,娘不相信真的喜欢那个小妖女,娘等醒来,亲口说,娘才信!”

江圣雪低声在皇甫风耳边说道:“夫君,如果是真的,那该怎么办啊?”

皇甫风摇了摇头:“若是真的,日后三弟定会觉得生不如死,就跟我当初不愿娶,却不得不娶的心情是一样的!”

江圣雪碍着在皇甫雷的房间里,李叶苏也在,不好意思故作生气,只得用力的握住皇甫风的一根手指:“这个例子举得不恰当,三弟和那姑娘看起来可是有情有义,与我当初,可是我对有情,对我无义!还说什么生不如死呢?现在呢?是相见恨晚吧!”

“怎么?生气了?想拽断我的手指?连拉弓箭的力气都没有呢,我的娘子!”

“不闹了,我们之所以能成亲,是因为我们两家双亲都彼此赞同这门亲事,可三弟和东方姑娘却是一个生在名门正派,一个生在邪魔门派,要想有情人终成眷属,还真是需要经历一番磨难呢!”江圣雪叹道。

“什么事都要操份心,我这做大哥的,都不如这做大嫂的关心自个弟弟呢!”

“是心里想着嘴上不说,而我这个做妻子的,就自然做起的嘴,替说了呗!”

二人正小声交谈着,那边皇甫雷便醒了过来,看起来也还蛮有精神的,失了那么多血,虽然面容苍白,但是说话的力气还是有的:“娘,大娘,大哥,大嫂,们都在啊!”

“雷儿,可醒了,可把娘吓坏了!”见皇甫雷醒了过来,李叶苏也是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“爹呢?怎么没来?二哥呢?”

“爹他方才用内力帮震出骨钉,这会回房休息去了,晚点就来看了!二哥去送殷先生了!”武月贞见皇甫雷已经没有大碍了,心里也放心了不少。

一说到这,李叶苏也想起了皇甫雷的梦话,便问道:“雷儿,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东方闻思?”

皇甫雷一愣,惊讶的问道:“您怎么知道?”

“看来是真的了,这个年纪,懂什么是喜欢吗?在梦里说的那些话,一定是胡言乱语的,一定只是喜欢跟她做朋友,对不对?”

“我以前也以为我只是喜欢跟闻思做朋友,可是昨日,当她以死相逼,逼迫曼陀罗的人放我走的时候,我才明白,我是真的喜欢她,男女之情的那种喜欢!”

李叶苏哭骂道:“说了不让跟皇甫云混在一起,偏不听。一个喜欢的女人要杀自己的爹,一个喜欢的女人有个要杀自己爹的娘,真是造孽啊!”

武月贞听了心里极不舒服,却也不好发作。

常欢在那边撇了撇嘴:这个二夫人,什么事都能埋怨到别人的身上!

皇甫雷顿时深呼一口气,显然是生气了,皇甫风见此说道:“二娘,三弟刚醒,您别说这些刺激的话给他听了!”

“我教训自己的儿子,几时轮得到来教训我了?”李叶苏只觉得窝火,正愁没机会找人发作呢!

皇甫风耸了耸肩,也不愿继续与她争执:“不可理喻,圣雪,我们晚点再来看三弟!”说着,也不顾江圣雪的为难,拉起她的手就走了。

“义德兄,我们也晚点再来看皇甫雷吧!”常欢说完,便也往外走,武义德正不知用何借口离开这个尴尬之地呢,见常欢主动为自己解围,便急忙跟了上去。

自己的娘亲总是能用一句话气走一群人,可是刚醒过来,皇甫雷也没心情跟她吵架,先是安慰了武月贞:“大娘,雷儿已经没事了,让您和爹担心了,您回去陪陪爹吧,他为我震出骨钉,一定损伤了不少内力!”

“雷儿懂事了,大娘很欣慰,大娘这就去看看爹,过会大娘和爹一起来看!”武月贞笑道。

皇甫雷点点头,苍白的小脸上挤出一个惨白的笑容:“好啊!”

“雷儿,太偏心了,到底我是亲娘,还是他武月贞是亲娘?”李叶苏待武月贞走后,忍不住说道。

“娘,我不想跟您吵架,我也没有力气跟您吵,您总是这样,谁对我好,谁关心我,您就会把他骂走,我向来不喜欢孤独,刚才我醒过来以后,看到满屋子的人,我真的很开心,可是您一句话就气走了那么多人,我很想跟您大吵一架,可是我有点累了,我想休息,您先走吧!”说着,皇甫雷便闭上了眼睛。

李叶苏也自知又惹了皇甫雷不开心了,见他这样,李叶苏的心里也不好受,只好抹了抹眼泪,说道:“好,雷儿好好休息,娘会再来看的!”

李叶苏叹了口气,起身站起,说道:“春映,秋映,们两个好好照顾雷少爷,知道吗?”

“知道了,二夫人!”春映和秋映齐声应道。

“庄儿,同我来,我有事需要来帮忙!”李叶苏率先出了房间。

庄儿不舍的看了一眼皇甫雷,这才满心疑惑的跟了出去:夫人这是要做什么啊?